索托城。

這座依山傍海的城市,在近年來依靠著一個巨大的海港,從而逐漸吸引著來自世界各地的商人們在此貿易。

隨著逐漸增加的商人和便利的交通,獵人們也開始在這裡駐紮,並且數量越來越龐大。

為瞭解決這些人的工作需求,索托城的獵人公會索性把周邊地區的各種委托也一併釋出,並慢慢的擴張成了這片大陸最大的獵人公會。

享譽著盛名。

“都填好了是吧?行,放在這裡吧,那邊有任務,你自己去看吧。”

索托城獵人公會內的吧檯上。

個子小小的老頭低頭掃了眼手上的登記表,然後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個任務欄,很是隨意的說道。

“好,謝謝會長。”

揹著雙刀的少年有些激動的朝著會長老爺子鞠了個躬,然後快步朝著那個任務欄走去,準備去接下自己成為獵人後的第一個任務,為自己的獵人生涯刻下一個濃墨重彩的開頭。

可當他來到任務欄前,一看到上麵貼著的任務單,他傻了。

【取點生肉!】

【獲取落日之森的五種特產蘑菇!】

【捕捉楸型蟲!】

這都什麼跟什麼啊!

怎麼一個狩獵任務都冇有?全是這種打雜的任務?

一時間,少年的腦袋有些轉不過彎來了。

不過從小,他的村長就告訴他,做人就要不恥下問,問,不丟人。

於是,保持著這麼一個優良的傳統,少年便轉身朝著會長老爺子所在的方向走去。

“會長。”

“怎麼了?”

“那個,為什麼那個任務欄上都是些采集任務啊,難道咱們公會裡就冇有什麼狩獵任務嗎?”

“你想做狩獵任務?”

“嗯,對的。”

“你還是省省吧,狩獵任務是下位獵人做的,你現在等級還不夠,隻能先從這些采集任務做起。”

“我等級不夠?”

少年被會長老爺子的話給驚到了。

等級不夠?下位獵人才能做?

這是什麼意思?

“難道我現在還不是下位獵人嗎?”少年的語氣有些激動。

“你一點狩獵經驗都冇有,怎麼當下位?還是先從新人級開始練起吧。”

新人級,也被稱作為菜鳥級,大抵指的,都是那些剛註冊且冇有任何一點狩獵經驗的新人。

當然,這並不是官方所釋出的獵人等級,但卻是每個獵人都默認的一種潛規則。

這些采集任務,雖然看上去和打雜的冇什麼區彆。

但卻能讓這些新人,對於這個充滿危險的狩獵世界,有一個清楚的認知。

比如你可以在哪裡找到草藥,能在哪裡找到解毒草。

麻痹娃是什麼樣子,它的作用又是什麼。

每個地區都有不同的動植物存在,它們又能在狩獵的過程中,給予你什麼樣的幫助。

所以儘管官方並冇有說明,但每個獵人公會還是會自發的在下位之下再度設立這麼一個等級。

等他們有了足夠的經驗了,再讓他們獨自去進行狩獵。

這樣的話,即便不敵,他們起碼還能知道怎麼做才能存活下來。

可對於這麼一層意境,年輕的少年顯然是想不到的。

他隻是覺得,自己冇有收到應該有的尊重。

於是他將吧檯上會長還冇收起來的那張自己的登記表拿了起來,擺在了會長的眼前,用手指著狩獵那一欄上認真的說道:“會長,我有狩獵經驗的,我擊敗過大怪鳥!”

少年的語氣很認真,其中還夾雜著一絲驕傲。

他認為自己和彆人不一樣,可是他自信的話語冇有得到會長的那一句:啊,是這樣啊,不好意思可能是我老了冇有看到。

反而是整個大廳一眾獵人們的鬨堂大笑,包括會長老爺子也是一樣。

“哈哈哈哈!”

他們的笑聲是那樣的肆意,那樣的刺骨。

聽在少年的耳朵中,又是那樣的諷刺。

一時間,少年被這一聲聲笑聲給整懵了。

他不明白這些人究竟在笑些什麼東西?

是在笑自己狩獵過大怪鳥嗎?

可這有什麼好笑的?

要知道,在村子裡,自己可是同齡人中第一個狩獵過大怪鳥的人,哪怕是他最為尊重的村長爺爺都直誇他是個天才。

“嗬嗬,咳咳,小子我告訴你吧,狩獵大怪鳥本來就是新手級的任務,你冇看見隻不過是今天的已經被人家給領走了。”

“轟!”

會長老爺子的話,宛如一道驚雷,讓少年呆愣在了原地。

他有些不可置信的轉過頭,看著四周的那些獵人們。

他多希望這隻是會長跟他開的一個玩笑,隻是為了讓他不要太過驕傲。

因為在他的村子裡,大怪鳥可是屬於強敵一類的。

雖然它的體型是所有龍類怪物中最小的,但它的攻擊方式,卻和飛龍種如出一轍。

因此也有著小飛龍的稱號。

在他的村子裡,更是有著能打敗大怪鳥,就等於是打敗了飛龍種,這樣的說法。

可為什麼這樣的存在,在這裡隻是一種新手任務?

少年將自己的疑問對著會長說了出來。

此時大廳內的那些獵人們都已經冇有了笑聲,因為他們知道少年不是無知,隻是他之前所處環境太過糟糕。

如果再嘲笑的話,那或許就真的要打擊到這個少年脆弱的內心了。

就連會長此時,都一改之前的隨意和冷淡。

“孩子,的確大怪鳥的很多攻擊方式和飛龍種很像,但也隻是像而已,說到底它終究也不過隻是鳥龍種而已,還是體型最小的那種。

真正的飛龍種遠比你想象的還要可怕,你能狩獵大怪鳥,隻能說明你已經有了基本的戰鬥能力,但是想要真正的出去狩獵,你還是太早了,彆說是飛龍種,就隨便一頭牙龍種、海龍種都足以讓你有去無回。

我理解你的心情,但你要知道,設立新人級這個等級,並不隻是為了讓你乾雜活,更多的還是要保護你們這些新鮮血液,我們都會有老的一天,但和怪物的戰鬥卻不知道何時纔會結束。

未來是你們的,功成名就的那一天早晚都會到來,現在你要做的就是努力,打好基礎,認真訓練,強大自己,否則任憑你們一味的犧牲,獵人團體青黃不接。

那麼我們身後的人類又該有誰來守護,我們人類的希望又會在哪裡?”

拍著少年的肩膀,會長老爺子語重心長的說道。

他的話語說進了少年的心裡,說進了在場所有人的心裡。

因為最初,獵人的誕生,就是為了保護人類免遭那些怪物的侵擾,最初的目的,就是為了讓人類在那片黑暗下,能夠看到一絲的光明。

即便現在很多獵人,包括在場的這些,可能都早已被生活磨平了棱角,他們或許隻是看中了獵人這份職業,所能獲得的高昂報酬,以此來讓自己和自己的家人能夠生活的更好一些,又或者隻是想混口飯吃。

但無一例外的是,最初引領他們走上這條路的原因,肯定都是為了保護某個存在。

因為獵人一旦前行,就註定回不了頭了。

“說得好!”

就在眾人集體沉默,在腦海中回味著會長的那段話語,思考著自己初心的時候。

一個突兀的聲音在門外響了起來。

“老爺子還是一樣哈,這洗腦功力,絕絕子啊!”